蚂蚁彩票计划

戀愛札記

願如一棵樹, 栽在溪水旁, 按時候結果子, 葉子也不枯乾
打印 (被阅读 次)

有些事情不再提起,並非遺忘,而是曾經痛徹心扉,成為難言的傷,只能任它埋在記憶深處,讓時光去撫平治癒。前陣子在整理舊物時,找到了一本藏在箱裡多年的戀愛札記。這本粉紅色的筆記簿,裡面記載著我青春盛艷時的一段戀情,是當年我用心寫下,送給前男友的定情禮物。

從小受愛情小說的薰陶,年輕時我對愛情的憧憬只有一種信念:是「前世已照面,今生又相逢」的喜悅,是三千年的情絲纏繞成此生因緣,是相見即生歡喜,不必言語即心知有緣。一直期盼著命定的相遇,等待著似曾相識的夢中情人。

二十歲那年,我插班考進了一所大學。在新生入學時,我就遇到了前男友,他在教務處協辦註冊。我將資料遞給他時,他關注的眼神洩露出對我的好感。這個白晳斯文的男生,不算英俊,卻有種清秀的氣質。朦朧間我察覺到和他之間有種似曾相識的情愫,但也懷疑這只是仲夏夜月光如水的旖旎,讓我產生了似真似夢的錯覺。

新生訓練時,我再次看到他,身著大學服,文質彬彬。我們没有交談,只是遠遠隔空對視,一眼瞬間,彷若千年。原來註冊那天,我所遇到的那人並不是個幻影,他真是這所學校的學生。原來眾裡尋他千百度的人兒正在這裡啊!

因在不同科系,我們没什麼交集,偶而在校園遇到,也只是當作不識,漠然摖肩而過。大三下學期,班上舉辦北海岸旅遊,途經基隆廟口。在人山人海的夜市中,我思緒紛飛,腦中居然浮現他的容顏。正和冋學商量著要吃些什麼,忽然看到他竟穿過人潮迎面而來,和我頜首微笑後又翩然離去,實在是不可思議。在異鄉意外的邂逅,令我非常驚喜,這難道不是一種命定的緣份嗎?

一年之後,我們終於開始交往。他果然是我所想像的良人,慷慨多金,對我呵護備至,溫柔體貼。每天接我放學,陪我吃霄夜,週末帶我遊山玩水,幾乎每天都陪著我。

我生日時,他送我一條加拿大楓葉金幣項錬,意謂將我套牢。詩經有云:「投我以木瓜,報之以瓊琚。匪報也,永以為好也!」他生日時,我除了送他一條名牌的領帶外,還將我們相遇、相識、相愛的點點滴寫成故事,工整的記在一本札記上,當作送他的定情之物。

畢業之後,我們在家人的認可下訂了親,他和朋友成立一家營造公司,開始拼搏事業。他原是個酒色不沾的謙謙君子,但因做生意要交際應酬,常常流連聲色場合,漸漸染上了許多惡習。兩年之後,我們的感情終於崩裂。

他開始不時的玩失蹤,常常到三更半夜都毫無音訊,還編些拙劣的謊言騙我,根本是在侮辱我的智商。他原本每天西裝筆挺,没穿過休閒服,後來卻開始穿牛仔褲,連白色質樸的內衣都改成花俏的款式。我曾在他的車內找到其他女人的口紅,聞到他衣服上沾了香水味。從這種種跡象都讓我懷疑我們之間出現了第三者,但他都矢口承認,不願和我分手。

直到有天,我母親在街上撞見他牽著一名打扮時髦的女子,狀似親暱。他才無從抵賴,不得不和我解除婚約,還我自由。我拿回了這本戀愛札記,遠走異鄉,絶然的和他斷了連繫。

這段戲劇化的愛情,耗掉我九年的青春。没想到當初執著於「似曾相識」的感應,找到的並不是可以締結良緣的真命天子,而只是應了一場感情的刧難。

闔上這本札記,我將它再放回箱裡。傷心的回憶,不需時常緬懷,但要記取教訓。我相信雨後會有彩虹,人間依然有愛有真情,我的心也要如晴空般開朗,任往事雲淡風輕!

(發表於6/21/2019 世界日報副刊)

登录后才可评论.